九世界之远古兽-01

6 11月

马上就要高考了,王天古每天想的却是放假后如何玩儿转那梦幻的三个月暑假。阳光,沙滩,美女,想想就刺激。王天古根本就不想从梦里爬起来,考什么样的大学都见鬼去吧!

“叮叮叮。。。!!!”

这闹钟响的真不是时候,今儿不是周末吗?闹钟怎么傻不拉几地叫个不停!难道我忘记关了?出问题了?管他的,砸了再说。迷迷糊糊的王天古顺手抓起床头的闹钟就扔了出去。嘣得一声,闹钟被摔得四分五裂。

“叮叮叮。。。!!!”可是这声音却并没有停止。

卧槽,好像是手机在响,啊啊啊!什么人这么烦,大早上给我打电话,害我还砸坏了我可怜的闹钟,阿西吧!

“喂?!谁啊?”王天古很不耐烦地接起电话来。

“是我,二舅!你快来医院,你爷爷不行了!嘟囔着说要见你最后一面!赶紧的!”二舅非常匆忙地挂断了电话。

眼前的王天古脑子一片空白,愣了一会儿,马上飞一般地冲出了家门,衣服都没来得及换,不过好在他昨晚上就没脱。。。


打车一路狂奔到医院,打开病房门,只有二舅和一个西部牛仔在房间里。对,典型西部牛仔,牛仔衣服,棕色的裤子,还有靴子,就差那中扁长的帽子了,好在没有在腰间别一把火枪。牛仔翘着二郎腿坐在窗前,带着墨镜,没有太多神情。

“赶紧过来,爷爷好像有话对你说!”二舅赶紧让我走到了爷爷的床前。

“爷爷!我来了!是我,天古!我在呢!”王天古紧紧握着爷爷的手,眼中马上就堆积满了泪水,毕竟他这辈子最崇拜的就是他的爷爷,爷爷小时候给他讲的故事,他都还记得清清楚楚。

“好了,让他们爷孙儿俩单独谈吧,我们出去等。”牛仔开始说话了,并起身往外走。二舅听后看了一眼爷爷,看见爷爷慢慢地点了点头后,就和牛仔一起出去了,关上了门。

“天古。。。。”爷爷开始艰难地和王天古说话。“你还记得你小时候我给你讲的故事吗?在西边的沙漠里,有一群人,找到了一只神奇的动物。。。”

“记得!记得!爷爷,你说的故事,我都记得!爷爷。。。”王天古有点哽咽,又静静地等爷爷说话。

“那个不是单单是个故事,是真实发生过的。其实爷爷就是那个故事里的男孩儿,在那里我遇到了扎克,小贝,还有还有。。。”爷爷说话越来越艰难,但听到这句话的王天古有点混乱,毕竟爷爷说给他听的故事是多么地离奇,充满了神秘色彩,可如今不知道是爷爷老了胡言乱语还是怎么的,竟然说是真的,自己还是其中的小男孩儿。

“天古,我不行了,扎克。。。扎克会带你去的,去,找到那个焱兽,让它带你回家。。。”爷爷用尽最后的力气,留了一句话给王天古。“不要吃泡泡果。。。果。。。”

“嘀。。。。。”爷爷没有了心跳,一切归于平静。只记得王天古撕心裂肺地吼叫着,二舅便冲了进来,紧紧地抱住了王天古。


王天古睡了一天,醒来已经天黑了。

“醒了?”坐在旁边的竟然是白天在病房里的牛仔,牛仔取下了墨镜,不管是神情还是眼神,依然是那么地平静。

王天古慢慢坐起身来,又想起了爷爷的离世,不禁眼泪又开始滑落。望了望四周,发现并不是自己家里,完全陌生的环境,一大串的疑问冲上脑子。

“这里是哪儿?你又是谁?还有我怎么会在这里,我爷爷死了,我要去我爷爷那里,还有很多事要做。。。”王天古开始起身想要离开,已顾不得等待面前的牛仔回答任何一个问题了。

“我是扎克。”牛仔这一句话,如晴天霹雳般打在王天古身上,因为他完全不敢相信站在他面前的人会是扎克,一定是骗他的,毕竟在爷爷说的故事里,扎克已经活了几百年了。别说是爷爷口中不真实的故事了,就长相来说,王天古可一直以为扎克是一个留满白色长头发的怪老头啊。

“你是扎克?哼。。。”王天古下意识问了一句,但马上又被自己的理智盖过,他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谁,但肯定不是爷爷故事里的扎克,爷爷的故事压根儿就是童话故事而已。还没等扎克继续说话,王天古便又转身继续向门口走去,他心里现在满脑子都是爷爷的葬礼。

“你爷爷没有告诉你你的身世吗?你和我一样,都不是这里的人。而且你爷爷最后肯定也是希望你能回家的。”扎克继续平静地说着。

“如果你爷爷告诉过你什么,不管是那是故事也好,回忆也罢。我最后再告诉你一次。那些,都是真的。”此时的王天古突然回想起了爷爷临走前的话,开始半信半疑起来,毕竟自己的亲爷爷,这么多年自己崇拜的爷爷,是不可能在最后的时候骗自己的。或许如果连这个扎克都是真的,那么爷爷都不是亲爷爷了。又一连串的疑问猛虎般涌上心头。

“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会在我爷爷的病房里?我?。。。我又是谁?”王天古开始相信起来,怀疑起来。

“其实你知道答案,只是不愿意去相信。你爷爷那边你可以不用再操心了,他们自己会操办好一切。至于你,是你爷爷以前从九世界门口捡来的。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回去,回到你应该呆的地方。”扎克指了指门口旁边的行李,是想暗示王天古行李已经准备好了,随时可以出发。

“九世界?”王天古半信半疑。“我爷爷确实告诉过我一个故事,如果是真的,我记得很清楚,他说他遇到了一个活了几百年的人,并且一起生活,一起冒险,也叫扎克。当然还有几个其他同伴,但是,我从来没听过这个‘九世界’?”。

“不错,我就是你爷爷口中活了几百年的扎克,对于他来说我确实算得上活了几百年。至于九世界嘛,你爷爷可能也没有想到更好告诉你的方法吧,不过你去了就知道了。”扎克走向门口,拎起了行李,一把塞给王天古。“如果可以,我希望我们马上出发。”

“马上出发?现在?大半夜的??”王天古漏出满脸惊讶的表情,而且到目前为止,他还并没有相信整个事情。更别说马上要出发了。

“而且我还不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假的,去哪儿我也不知道,我凭什么跟着你走啊。”王天古心里想着该不会这个人是个神经病吧,或者是专门骗老年人的骗子。我还要准备高考呢,虽然也考不出什么轰轰烈烈的成绩来。但是三个月的假期可是我盼了3年等来的啊。

想着想着,突然王天古眼前一黑,失去了意识。。。


一道光照亮,王天古用手遮住眼睛,等慢慢缓过来,眼前看到的景象让王天古目瞪口呆。

一望无尽的草原,像是童话事故里一般,天上飞着一些没有见过的生物,有的像龙,有的像马。草原上很多像是村名的人在走来走去。有小孩子在互相嬉戏,简直就像是仙境一般。再远一点有一座类似城堡的建筑。之所以说类似,是因为外形像童话故事里的城堡,但是有一个巨大的网状的铁建筑包围在它上面,而且整个城堡是悬浮在空中的。

正当王天古看的入神,一道红色的激光突然从天而降,打中了那个城堡。就像未来科幻电影一般,但城堡并没有被击毁,而是在那一瞬间,城堡又继而向四面八方发出红色的激光,一时间,整个草原沦为焦土。不管是小孩还是大人都在哀嚎着,天空中飞行的生物也陆续被烧焦了掉下来。整个画面简直就像炼狱一般惨状。王天古被吓傻了。


猛地一个起身,王天古满脸汗水,神色凝重般从床上坐起来。是梦啊,王天古松了一口气,望一望周围,发现自己在一趟火车的卧铺上。那个叫扎克的人就坐在他的对面。王天古脑子还没有恢复,可能是睡觉姿势的原因,他觉得浑身酸疼,头也很痛。

“我这是怎么了?我怎么会在???”王天古努力让自己清醒起来。“我想起来了,我们应该在你家里吧?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你的家,反正,为什么我会突然又在火车上?你要带我去哪儿?!”

“是寻梦粉,一种可以让人马上昏睡的粉末,吸入的人会梦见一些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,但不一定是真实的,或许会有一些关联。”扎克递给王天古一瓶水,王天古接过水,大口喝了起来,或许是被梦中所见吓的不轻。“你是不是在梦里看见了什么?你的神色好像不太对。”

“我梦见了一个草原,有很多人,天上也有很多没见过的生物。有个城堡,被一道光摧毁了,所有的东西,都被烧焦了。全部。。。。”王天古回忆起梦中的场景,神色还是很恐慌。“你说这有可能是真实的?”

扎克听到王天古的话后,一向平静的神色似乎抽动了一下,犹豫了稍许。

“很明显你的梦不是真实的,只能说你平时科幻电影看多了。”扎克又想了想说。“放心吧,我们要去的地方是九世界,不是你看到的那样。”

“九世界,又是九世界?!我说过我相信你这些了吗?我说过我要和你一起去了吗?你把我弄晕了带到这里来到底有什么目的。”王天古显然有点恐慌,因为他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没有一丁点儿的了解。自己的爷爷才刚过世,没来的及伤心,又被陌生男人“绑架”了一般。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去往何处的火车上。

跑!王天古现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这个人肯定不是好人。如果大喊救命的话,说不定可以逃脱。回去找到二舅,把一切问个明白。

对,大声喊叫,车上有列车员,他们一定会救我的,对!

“啊。。。???”王天古说喊就喊,可是却发不出声音来。“啊????”,王天古咽了咽口水,摸了摸自己喉咙想再喊,可还是半天喊不出话来。

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王天古转身面向扎克,想问清楚,刚一说话,发现自己又能说话了。

“啊。。。???”王天古又尝试喊叫,依然叫不出声音来。一时间王天古惊慌失措,神情疑惑般望向扎克,不由得身体往后退了些。

“不是我,你别这样看着我。”扎克神色淡定,像是知道些什么。“你一定是想逃跑,大喊大叫之类的,但是又发现自己叫不出来。可偏偏自己又是能正常说话的。虽然你以为是我对你做了什么,但真的不是我,是它。”扎克用眼神示意王天古,仿佛告诉他有个人正坐在他身边。

看过的恐怖片,幽灵鬼怪什么的这些想法一下涌上来,吓得王天古抱紧被子,立马蜷缩在一个小角落里。

“好了,小贝,别吓他了。”扎克对着旁边的床头,像是在对什么人说话。

小贝?对,这个名字很耳熟,爷爷的故事里也有这个名字。是一个精灵,是爷爷在故事里救助过的一个精灵,有着控制声音传播的能力。和爷爷一起冒险的一个伙伴。这。。。不会都是真的吧。我不信。。。我不信。。。

想着想着,从被子下面慢慢爬出一个小动物,淡蓝色,长得像小浣熊,十分可爱。

“王天古,你好,我叫小贝。”蓝色的小浣熊居然开口说话了?!!!“实在不好意思,刚刚是我让你发不出声音的,因为确实你大叫的话,会很麻烦的。”

王天古看的目瞪口呆,猛地一记耳光抽在自己脸上,想要让自己醒过来,但很显然,这就是事实。

“啊哈哈哈,居然和小宇一样。”小宇,王天宇,就是前面王天古的爷爷。蓝色的浣熊笑的合不拢嘴,“别扇啦,一路上我都在,就像你爷爷告诉你的故事一样,都是真的!哈哈哈。”

都是真的?!王天古整个人陷入冥思状态,说是冥思,更多的可能是呆滞吧。毕竟要接受这个故事是真的的事实,实在是太令人瞠目结舌了。故事里可是天马星空,什么都有,自己从来没想过这样一个充满奇幻色彩,科幻的世界会是真实的。

而且,扎克说,我也是那里的人??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